传奇私服发布网_新开传奇网站_热血传奇SF-找私服就上三诺搜服网www.haosf.com
您现在的位置:三诺搜服网 > 新闻活动 >

温州车主道歉信背后几大隐情:信是特斯拉写的?有平台支持维权?张女士也卷入?

时间:2022-05-11 点击:109

核心提示:出品|三言财经昨日,温州特斯拉失控车主陈某发布道歉信,承认自己捏造“特斯拉自动加速刹车失灵”等言论。而去年5月的时候,陈某在社交平台发布视频时坚称,当时检测机构无法鉴...

出品|三言财经

昨日,温州特斯拉失控车主陈某发布道歉信,承认自己捏造“特斯拉自动加速刹车失灵”等言论。

而去年5月的时候,陈某在社交平台发布视频时坚称,当时检测机构无法鉴定是司机错踩油门还是车子质量问题,保险无法理赔;而自己当时撞坏了邻居的车,自己为了拿到保险理赔来赔偿邻居而请求检测机构将鉴定结果定为其错踩油门。

时隔一年,陈某突然改口。这突如其来的反转,背后是否有什么隐情呢?

一、道歉信由特斯拉所写?

陈某在道歉信中表示,事发当晚驾车回家时突然发现前方有人,想踩刹车,结果踩错了油门,导致车辆冲入停车场,与停车场道闸、停放的多辆车辆、隔离栏等发生碰撞。

事发后,陈某在明知是自己操作失误情况下,因心有不甘,接受媒体采访时捏造车辆“自动加速刹车失灵”等等内容,特斯拉工作人员曾多次和他联系,希望向公众说明实情,他未予理会。

陈某的道歉信末尾,还提到河南车主张女士和天津车主韩先生曾联系自己,并且自己也曾加入了维权车主群,但后来因思路理念不一样退出了群。二审判决作出后,张女士曾邀请他一起写联名书集体诉讼,但被其拒绝。

随后,特斯拉“退一赔三”案涉事车主韩潮发微博称“听说特斯拉自己给自己写了封道歉信”。

截图显示,韩潮问对方这封道歉信是否为其亲笔所写,对方则答复称是“特斯拉写的”,并且还发给韩潮一张帐单截图,上面显示多条司法冻结信息。

二、被告的道歉信是否可以由原告写?

三言财经咨询了法律相关人士,对方表示,一般发布来说最终决定权由法院、法官掌握,但是如果原被告达成一致,那么由被告自行发布或者由原告决定内容也是可以的。

由此可见,陈某所发布的道歉信是“特斯拉自己写的”也不无可能。如果是双方达成一致,这也是合理合法。

三、温州车主是不是真实意愿承认撒谎?

去年10月,温州市鹿城区人民法院下达民事判决书,就温州车主陈某在社交平台上讲述因特斯拉刹车失灵导致发生碰撞事故一事做出判决。

据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根据温州市汽车工程学会所作的《鉴定意见书》,涉案车辆在第1次碰撞加速踏板位置除两次为“0”(瞬间松开)外,其余均为“100%”;车辆高加速冲进停车场时制动灯未亮的状况,发生事故碰撞前5秒内制动踏板均未工作(处于未踩下状态)。

而被告在《鉴定意见书》出具后,承认当时确实没有踩刹车,而是把油门当刹车踩了。故法院对《鉴定意见书》的鉴定结论予以采纳,本次事故系被告出事遇状况时操作不当造成的。结合《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被告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而其他各方对事故发生均无责任。

法院判定,陈某构成了对原告(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名誉权的侵害,要求被告在抖音平台上向原告赔礼道歉,并酌情向原告赔偿损失5万元。

陈某曾承认将油门误当刹车踩。并对此解释称,当时是为了尽快划分责任完成保险理赔才无奈承认。但并未承认自己说谎,捏造“特斯拉自动加速刹车失灵”等内容。

彼时,陈某表示,自己尚未拿到判决书,准备上诉。

从聊天截图来看,陈某说自己被强制执行了,他给韩潮发的帐单截图显示多条司法冻结信息。

据天眼查显示,4月24日,陈某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5万元。

由此看来,陈某道歉并承认撒谎也许并非真实意愿。有一种可能,陈某因为成了被执行人,银行卡、微信以及支付宝账户被司法冻结,迫于无奈才公开道歉,承认自己撒谎。

2022年3月29日,张女士曾询问陈某是否参加车主联名集体诉讼,对方回复称“二审维持原判,搞不过,不搞了”。

另一个聊天记录显示,有人问陈某道歉信是不是其真实意思表达。陈某回复称,“法院执行没办法,本来就不是我的错”。

无论是不是真实意愿,还是要尊重法院判决。

四、道歉信提及原被告之外的人,是否夹带私货?

道歉信中提到河南车主张女士和天津车主韩先生。

陈某和特斯拉之间的名誉权纠纷是其双方的矛盾。将与本案无关的人牵扯进来,看似不合理。但几位车主之间是否存在其他关系?

天津车主韩潮曝出“道歉信由特斯拉所写”后,又在与网友交流中指出,“他们原被告之间的法律诉讼和我有啥关系,败诉写道歉信就要围绕着原被告之间发生的事,和案外人有啥关系,把我名字写进道歉信干啥?”

而随后不久,韩潮再次发微博称,陈某已将其拉黑。

今日,河南特斯拉“车顶维权”车主张女士发文称,温州车主道歉信内容不实。

她表示,2021年3月10日陈某主动添加自己微信好友,并且提供了电话,希望张女士给予维权上的协助。张女士还透露陈某曾发了100元红包,但被自己拒绝。

其次,陈某在与张女士接触前,已经开始自主维权,还前往杭州315现场。

第三,张女士透露陈某曾表示“特斯拉太坏了”,是其求着温州汽车工程学会写的鉴定,写成是误踩电门所致。陈某自述这样做的原因是被撞坏车的几个邻居天天要求赔偿,并且若不写成误踩油门保险公司不给理赔。

最后,张女士称陈某自始至终都是自主维权,自己并不存在“蛊惑”对方的行为。

韩潮与张女士的回应,都表明自己与此事无关,属于躺枪。

至于道歉信中为何会出现他们,也不好妄下断言。

五、维权平台提供律师和费用?

陈某的道歉信中称,“上海车主封先生主动联系我,并给我介绍了某维权平台,一审律师和费用都是该平台提供的”。

这是否代表背后有支持者推动?被告不能找平台法律援助吗?

据天目新闻报道,上海车主封先生对此回应称:“陈先生曾向多名维权车主求助,称自己支付律师费有困难,且难以找到合适的律师。于是我推荐了一个公益维权平台给他,我与这个平台、与温州车主陈先生并无任何经济来往和利益相关。”

在现实情况中,会出现一些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因为某些原因而没有聘请律师,为了保障他们获得辩护的权利,法律规定了相应的法律援助制度。

符合条件的情况下,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以向法律援助机构申请法律援助。

当然,申请获得法律援助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首先对于申请的条件有严格的要求,其次在申请对象上面,有关法律中也有明确的要求。

若是不符合规定的条件,当事人无法为自己辩护,向维权平台寻求法律援助也不失为一种保护自己的方法。

六、维权车主群能说明什么?

这个并无肯定答案。

现实生活中,经常可以见到一些“XX维权群”。有二房东跑路的租客维权群,有开发商出现问题的业主维权群,也有老板卷钱跑路的员工维权群......

当一些群体的利益集体遭到侵害时,他们团结起来维护自身权益也是合情合理。

不过,也不排除一些有组织有预谋的假维权。

比如,近年来部分不法分子打着为消费者“维权”的旗号,专门办理所谓“代理退保”业务,实际是借“维权”之名谋取私利,甚至骗取消费者资金,从事非法集资、诈骗等违法犯罪活动。

道歉信中提到的维权群的性质还未可知,因此,也说明不了什么。

七、特斯拉怎么说?

天目新闻的报道中还提到,关于聊天记录中陈某称道歉信由特斯拉所写一事,特斯拉内部人士表示,道歉信是陈某所写,特斯拉方面并未参与。

对于张女士和封先生的发声,特斯拉方面表示不作回应,对于温州车主的公开道歉,特斯拉方面认为这个案子告一段落,“彰显正义了”。

特斯拉与与聊天记录里的陈某各执一词。

至于真相是什么,我们也不得而知。或许,根本就没有真相。

相关文章
  • 三诺搜服网(www.dgsannuo.com)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粤ICP备07500751号-1